Skip to content
December 1, 2006 / windperson

蓋吉斯的魔法隱形戒指

南方朔

柏拉圖在《共和國、第二書》裡,對所謂的正義問題,曾做了一個很古典的譬喻及論證,那就是「蓋吉斯的隱形戒指」(The Ring of Gyges)。

蓋吉斯乃是紀元前七世紀時的小亞細亞人,也就是今天土耳其西部瀕愛琴海一帶。他原是牧羊人,有次地震他墜入地穴,得到一枚戒指。後來他發現若把戒面寶石座移到手掌心這一邊,就可隱形。於是他就靠著這個本領殺了城邦呂底亞的城主,並誘娶了皇后。後來他多次入侵希臘,最後兵敗而亡。

柏拉圖對這個故事特別感到興趣,因為他認為這個隱形戒指,所寓意的乃是人們對終極權力的渴望。如果我們有了這樣的戒指而能夠隱形,那豈不等於無論我們做了甚麼事,都不可能被發現嗎!而當一個人無論做了甚麼都可以不被發現,更不可能受到懲罰,衡諸人性,這個人又怎麼可能會去做合乎正義之事?在柏拉圖的論證裡,正義只可能在為所欲為以及因此而造成的受害間,才有可能出現。後來孟德斯鳩說:「無限制的權威永遠不可能是正當的。」這句話也就是柏拉圖有關隱形戒指這個論證的延長。

而「蓋吉斯的隱形戒指」這個譬喻,不也是今天台灣政治的一種寫照嗎?我們的統治者,過去在人民的無警覺甚或縱容下,他真的等於戴上了這枚隱形戒指,可以做任何事都不被看見。可是愈到後來,這枚戒指的魔法力量開始消褪,於是愈來愈多的痕跡開始被看見!它由一鱗半爪開始,最先只是被看見一點點,而後則是被看見的愈來愈多。「蓋吉斯的隱形戒指」,當它的魔法力量消褪,就會加速現形。一切的欲蓋彌彰,一切的尷尬難看,都由此而發生。

除了柏拉圖的這個著名譬喻外,還讓人想到近代法國作家埃梅(Marcel Aym’e.1902-1967)的另一個同樣有趣的寓言。他在作品《穿牆人》裡寫道,有個老兄不甚得志,但漸漸的他的身體出現奇怪的變化─他有了穿透牆壁的特異本領。於是靠著這身本領,他最先是整上司,而後得寸進尺,他可以任意穿牆偷東西;可以任意穿牆進入美女閨房,大享艷福。但後來因為身體變化,他穿起牆來已不那麼順利,最先是穿牆時帶著黏黏澀澀的阻力感覺,而後穿牆已需費很大力氣,最後終於有一天鑽了進去卻再也無法出來,永遠卡在牆裡面。我不知道埃梅在寫這個寓言故事前有沒有讀過柏拉圖,但兩者的確有著異曲同工之妙。

無論「蓋吉斯的隱形戒指」或「穿牆人」,都是對權力濫用所做的隱喻和暗諷。當戒指的魔力消失而現形,或牆穿不過而被卡在裡面進退不得,這不都是活生生在我們眼前正演出的戲碼嗎?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