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August 17, 2006 / windperson

吃替代

費州的少數民族都姓費。費州境內常鬧虎災,所以當地人都把房子蓋得很高,人們住在樓上以躲避老虎的襲擊。

唐玄宗開元中葉,狄光嗣任費州刺史,他的孫子就生於官衙內,名叫博望。博望的奶媽有個女婿叫費忠,十分驍勇,善於射箭。

一次,費忠從州裡背著一袋米回家,半道上因為山路坍塌,耽擱了時間。眼看天快黑了,離家還有三十多里路。費忠暗想,今夜趕不回去了。他連忙用身上的佩刀砍了幾綑柴,打著火石,點燃一堆篝火,守著火堆坐下。

不一會兒費忠聽到一陣虎嘯,聲音震得樹木搖動。費忠把頭巾捆在米袋的一頭,把米袋立在篝火旁,還把腰帶解下來給米袋攔腰繫上。然後,他縱身爬上一棵大樹。不一會兒,只見前前後後來了四隻老虎,兩大兩小。其中一隻大虎望見米袋子,撲了上去。然而它馬上發現不是人,與另外幾隻虎彼此相顧,不知如何是好。另外一隻小些的虎帶著兩隻小虎走了。大虎獨自留在火堆旁,忽然,它脫下虎皮,竟變成一個老人,枕著自己的手睡下了。

費忠素來敏捷有力,因此沒有將老人放在眼裡。他悄悄從樹上爬下來,上前一把掐住老人的喉嚨,又拔出刀按在老人脖子上,老人慌忙求他饒命。費忠把老人的雙手捆住,問他是怎麼一回事。老人說:「我是北村費老頭兒,因為被上天罰作虎,天曹有日曆,令我按日吃人。今天夜裡該吃一個叫費忠的,所以在這裡等他。剛才沒吃到費忠,心理很不痛快,在這裡守候,準備他來取米袋時再吃他,不想被先生被抓住了。先生如果不相信我的話,可以查看我腰裡帶的日曆,就明白了。」費忠從老人腰裡掏出日曆來看,果然同他說的一樣。費忠說:「我就是費忠,請你想個辦法救我。」

老人回答說:「如果有同名同姓的人替代,也可以。將來要是被發覺了,由我去受罰就是,也不過十幾天不許吃東西罷了。」費忠說:「南村有一個叫費忠的人,能代替我媽?」老人答應了。費忠先拿著老人的虎皮上了樹,把皮掛在樹梢上,然後下來給老人鬆綁。老人說:「先生先把自己牢牢捆在樹上才好。因為我一旦穿了虎皮,就不認識你了,那時萬一你被吼叫聲震得掉下來,一定會被我吃掉。這是很平常的道理,並非我違反約定。」

費忠與老人約好後,便上樹把虎皮扔給他,老人得到虎皮,先進後腳,等到恢復虎形,立刻大吼了幾十聲,然後離去。費忠後來回到了家。過了幾天,南村的費忠在鋤地時被老虎吃掉了。

*出自《太平廣記》卷四二七<費忠>*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